相关文章

广州透水地面减少导致内涝增多 是80年代16倍

  信息时报讯 (记者 蒋隽) 近日,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发布“广州城市建设与管理蓝皮书”,调查1980年以来的严重内涝事件和城市不透水面密度的时空数据发现,广州城区内涝点数量是上世纪80年代的16倍。

  不透水地表是本质原因

  蓝皮书指出,屋顶、停车场、广场、水泥及沥青路面等不透水地表面积显著增加及其空间结构的不合理是城市内涝的本质原因之一。大部分降雨无法进入地面垫层以下,从而形成地面径流,使得暴雨洪水的流量增大,产生城市暴雨内涝灾害。

  蓝皮书收集了广州自1980年代以来的城市暴雨内涝事件信息,形成内涝点时空数据。同时,利用1990、1999、2010年三个时期内的卫星遥感影像数据,进行广州市区的土地利用及不透水面空间格局动态分析,形成了一套广州市城市暴雨内涝与城市不透水面密度时空数据集。

  研究指出,伴随着整个区域建设用地的快速扩张,区域内整体的不透水面密度也在不断地增加。通过卫星图可以看到,广州市区的高密度不透水面区域范围在不断地扩大,同时内部的建设用地连片程度也在不断增加,大量透水地面(植被与农业用地)转变为不透水地面,导致了整体的透水率在持续快速下降。

  内涝点是上世纪80年代16倍

  报告发现,上世纪80年代严重城市暴雨内涝事件发生点有7个,主要集中在越秀区长堤大马路附近;到了上世纪90年代,内涝事件的主要发生点有51个,绝大部分集中在越秀区,少量分布在其他区域;进入2000年以后,内涝事件的主要发生点为113个,相比于前面两个时期,内涝事件在越秀、天河、海珠、白云等区域都有分布。也就是说2000年后内涝点数量是80年代的16倍。

  从内涝点的空间分布形态和格局来看,内涝点的主要覆盖区域范围一直在增大。

  建议

  优化不透水面密度的空间格局

  报告指出,广州市主城区暴雨内涝与城市化过程地表硬质化具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为了消除或减轻城市暴雨内涝灾害,城市规划和建设过程中应充分重视不透水面密度的问题。

  报告建议,城市不透水面密度的空间格局影响暴雨内涝点的空间分布,通过优化不透水面密度的空间格局,有利于消除或减轻暴雨内涝灾害。